首页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茗娱网-香港最大的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点评 > 正文

王洪文资料简介 王洪文的子女现状 四人帮成员王洪文最后的下场如何

时间:2018-04-21 14:44 来源:未知 作者:俏tt6837ming

        王洪文作为反革命成员之一,在集团粉碎后下狱,但是他的妻子崔根娣对他不离不弃,每天都带着子女去看他。王洪文的子女分别为王亚萍、王亚军和王亚民,在父亲死后,过着平凡的生活,并且靠着自己的努力在事业上小有成就。

        王洪文简介

        王洪文,1935年出身于农民家庭,1951年4月参军,不久作为志愿军赴朝,任警卫员,通信兵,1956年复员,在上海国棉十七厂当工人。1960年10月至1963年到崇明岛参加围垦开发,1964年调回国棉十七厂当保卫员,1966年11月制造“安亭事件”,1967年1月夺权中成为上海革命委员会主任。王洪文在中共“九大”(1969年4月)进入中央委员会,中共“十大”(1973年8月)进入中央政治局,并晋升为中共中央副主席,毛泽东于1974年9月开始有意疏远王洪文,1975年5月彻底否定王洪文这个接班人。

        王洪文于1976年10月被捕,1981年1月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2年8月3日在北京病亡,终年58岁。

        王洪文是文革时期反革命集团主犯,农民出身,靠着文革起家,家中有母亲、妻子、四个弟妹。王洪文的妻子崔根娣在他倒台后没有抛弃他,还带着女儿去看望在监狱的丈夫,即使此前被要求离婚,夫妻两人有三个子女,不过没有收到他的牵连。

        王洪文子女都有谁

        当年,王洪文在调往中央工作后,跟妻子崔根娣说了离婚的事情,派廖祖康带话给妻子,说是自己现在的职位可能谋一天会被撤销,到时候也许会被监禁,离婚是为了妻子好。他还让廖祖康向管理处借五百块钱带给妻子。崔根娣觉得有孩子在身边,离婚也是可以的。

        

王洪文子女照片

 

        王洪文子女照片

        1981年,王洪文预想的那一天来了,作为“四人帮”反革命的主犯,被最高法院判处终身监禁,被囚禁在秦城监狱。令她意外的是,崔根娣带着子女过来看他了,面对领导的谈话,她表示不管王洪文怎么样,都不离婚,要等着他。此后每逢国庆,她都会带着子女去探监。

        王洪文的子女有三个,一女二子,大女儿名叫王亚萍,两个儿子分别名为王亚军、王亚民,在王洪文得势时没有享受到什么特别的优待,在他死后,他们也都过着普通的生活,跟崔根娣住在上海。

        王洪文子女现状

        王洪文子女如今都在上海发展,都是经商的,据说做得挺成功的。两个儿子比较低调,是企业家,其中王亚军是一位从事古董买卖和收藏的专业人士,除此之外,就没有关于王洪文儿子的其他近况了。

        

王洪文女儿照片

 

        王洪文女儿照片

        王洪文的女儿王亚萍做的是酒水生意的,做得很不错,往返于北京和上海之间,在两地有自己的房产,在上海有高级别墅。王亚萍旗下经营着高端白酒品牌“老爷子”,品牌的题词出自前副总理田纪云之手。

        王亚萍此前参加了魏东明先生的音乐会,穿着庄重典雅,看得出有保养过,是个时尚的人。在聚会中,她表示收到过不少美国和台湾的人到那边定居的邀请,不过她都谢绝了,因为她爱祖国,不愿意远离国家。

        王亚萍的母亲崔根娣80岁了,不过学习了音乐、绘画等,平时会跳舞、打麻将,日子过得挺惬意的,也很充实。

        四人帮成员之一王洪文最后的下场如何

         王洪文入狱后,政府方面给他提供的生活待遇是很好的。当时党和政府出于人道主义考虑,给“四人帮”定的伙食标准是每月30元,约是当时干部机关食堂伙食费的两倍。关押王洪文的地方,自然环境也很好,四周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还有泉水从山上流下来,汇到房屋前边的湖泊里,到处都是树林,花坛里一年三季都开有鲜花。

        

王洪文做检讨

 

        王洪文做检讨

        1981年,经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审理,王洪文被判处无期徒刑。王洪文被判处无期徒刑后,他母亲王杨氏得知消息,着急上火,得了脑溢血在长春去世。王洪文得到这个消息,内心很悲痛,加上他的刑期长,从此情绪低落,再也没有振作起来。王洪文毕竟阅历浅,心理承受力差,怎么开导也不起作用。

        王洪文心情苦闷,长吁短叹,愁眉苦脸。沉重的心理压力,加上对其母亲的思念,使他于1985年患上了严重的肝病。他的病一开始自己也没有感觉,是经过例行体检发现的。发现后,狱方就给予及时治疗。后来发展得比较重,就被迁离秦城监狱,送到公安部所属的北京复兴医院住院治疗,与张春桥同住一个医院。这个医院的医疗条件是很好的,王洪文得到了很好的治疗,但他病得太重了,不久就转入病危阶段。尽管医院对他进行了全力抢救,但仍然没有留住他的生命。1992年8月3日,王洪文在医院里病亡。

        王洪文是一个怎样的人

        王洪文的绝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用在打扑克、下棋、钓鱼、找猎、看黄色电影和淫秽录像上头。他还发明了一种摔手表的游戏,一边玩一边说:“反正不花钱,摔坏了再到上海去拿。”他钓鱼,要有好几个女护士服侍左右,为他打伞遮阳,并剥了橘子一瓣一瓣喂进他嘴里。每当有文件或送批的报告来了,他都让秘书廖祖康代看文件,并替他在文件上画圈、批字。

        

王洪文做报告

 

        王洪文做报告

        在交代问题时,王洪文称他的人生中有两个想不到:一个是青云直上“想不到”,一个是转眼变成被审查对象“想不到”。讯问中他说他得了一种癔病,时而感觉千军万马,时而冷寂心慌,时而静得可怕,时而两耳雷鸣,大约就是这种暴涨暴落留下的后遗症。不过,据我们观察,在交代问题的绝大多数时间,他的神志还是清醒的。

        一般情况下的表现,王洪文表现得很愿意交代,比较老实,比较温顺,很有愿意悔过认罪的样子。

        王洪文腐败生活大揭秘

        王洪文王洪文原来月薪68元。当了中央副主席以后,并没有量入为出,自我克制,而是利用职权,鸟枪换炮了。王洪文爱打猎,爱钓鱼,爱看电影过路片,爱请客。1974年1月,十届二中全会开了三天,他就宴请上海的中央委员两次。

        俗话说“三十而立”,王洪文在三十一岁这个年龄一下大立起来。他1935年出生在东北,后来参了军,又上了朝鲜战场,抗美援朝回来在上海工厂里混了多年,不过是保卫科的一个小干事。现在,他成了上海最大的造反派组织“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的总司令,统率着几十万造反大军。“一月风暴”,全上海的革命造反派夺了上海市委的权,上海的一半天下在他王洪文手中。到了今天,他才真正发现自己的了不起,这个发现是从里到外的重新发现。他发现自己长得十分挺拔帅气,肩很宽,身材很匀称,面目端正,有工人领袖的仪表,有总司令的相貌。往日披着件厚棉大衣在国棉十七厂狭窄乱糟糟的空间里转来转去时,他似乎从来没有端端正正站直过,也从来没有端端正正坐好过。他总在寒风与蒸汽难解难分的工厂里挪来挪去,别人看不清他的面貌,他也看不清自己的面貌。那时他像一条灰毛狗,没个正经模样。现在他穿着拖鞋走在游泳池边,觉得自己走出了一股劲头。那是整个身体上下直落的劲头,是每一步都把膝盖弹直的很帅的劲头,也是每一步都震动着胸脯的肌肉、抖落着身上的水珠的劲头。他有一个标准的强健的男人体格。

        游泳池边放着几张白色的圆桌,几十把白色的木质躺椅,他落座了。这个地方他过去从未听说过,更不曾来过,那是原来上海市的市委书记、市长们享受的地方,也是中央高级首长住在上海时消遣的地方。现在他们夺了权,理所当然地夺取了一切。他今天就领着一群造反派小兄弟到这里来庆祝前不久取得的“一月风暴”的大胜利。虽然他是从小穷大的,直到文化大革命前也一直在工厂穿着工作服拿着饭盒混日子,现在一步登天掌握了大半个上海的权力,他没有头昏脑涨飘飘然。当他们决定今天来这个高级场所聚会时,他照例是裹着一件灰蓝色的旧棉大衣,他才不像簇拥着他的小兄弟那样没见过世面地张大嘴东张西望,他没那么多好奇,没那么多惊讶,昨天没有的,今天就有了。他大大方方处之泰然地吩咐着这里的管理人员,好像他从来就是经常光顾的重要首长。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