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教育之窗 > 德育空间

中国大地上“壮丽的日出”

——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的传播

字体显示: [] [] []

来源: 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更新时间:2019-04-18

杨荣 

观点提示 

  从早期中国共产党人传播马克思主义至今已经过去了100余年,他们的初心被一代又一代的共产党人坚持、传承、发展,从未间断。 

  马克思主义是先进中国人从欧洲“盗”来的“天火”,通过早期中国共产党人的传播,终于成为中国大地上“壮丽的日出”。

  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始于1918年11月,以李大钊发表《庶民的胜利》《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胜利》两篇文章为起点,以大革命失败为终点,这是早期中国共产党人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初始阶段,是他们对民族命运上下求索、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精髓孜孜以求和对中国现状反思与改造的过程,彰显了他们“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

  作为一个群体,早期中国共产党人传播马克思主义有着相同的生成逻辑,至少包含了三个方面。

  情感动因: 

  对祖国最深沉的爱 

  爱国主义情感是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在反复探求比较中选择并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内驱力。自鸦片战争以降,中国由一个独立的国家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民族危亡日益加深。民族独立、人民解放成为先进中国人的第一要务,他们怀着炽热的爱国情怀,将西方几乎所有“先进”的政治思想引进中国。然而,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第一次世界大战又将资本主义的“破罅一齐暴露”,他们对资本主义彻底失望。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北方邻国俄国在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下,第一次将马克思主义变成现实,建立起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正是从苏俄革命看到了救亡图存的希望,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开始自觉地学习马克思主义。他们以“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的主人翁精神,不断探索改造社会的途径,深刻认识到马克思主义是救苦难中国的不二法门,是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特别是认识中国、改造中国的思想指南。李大钊指出:救国要有主义指南,马克思主义是改造世界的“原动”学说,是“改造世界的新纪元”。陈独秀则用行船作比喻:主义好比行船的方向,如果不定方向,“向前碰在礁石上,向后退回原路去都是不可知的”。

  马克思主义是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确定方向的理论。为了传播马克思主义,蔡和森怀着炽热的爱国情怀,远涉重洋到法国“猛看猛译”马克思主义。李汉俊指出:马克思主义对于我们后进的中国,实在是“天赐之幸”“这天赐之幸只在等着我们中国人伸手去受,我们如果连这手都懒得伸,就未免是太甘暴弃,恐怕终免不了要遭天谴呢!”经过早期中国共产党人的接力传播,马克思主义指引中国革命的巨轮航行在正确的航道上,中国革命由此由被动转入主动。

  理想指针: 

  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 

  信仰在人的精神世界中具有最高的稳定性,是指引和支撑人们的立场、支配人们行动的精神力量。早期中国共产党人非常强调信仰的精神作用,“更是要紧的,就是主义的信仰。我们对于主义没有信仰是不成的,因为主义是我们做一切事业的指南针”。

  共产党人的信仰就是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是极合科学的能解放人类的唯一主义,不是幻想的乌托邦。共产主义者是要创造一个真正自由平等的社会”。他们翻译、撰写了《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唯物史观解说》《改造要根本的改造》等著述;他们认识到社会发展的规律,确定“向资本主义的路上走去,是逆而必败之道;向社会主义的路上走去,是顺而必胜之道”;他们歌颂十月革命是一股 “不可当的潮流”,潮流所向,“到处所见的,都是布尔什维克主义战胜的旗。到处所闻,都是布尔什维克主义凯歌的声”;他们坚信“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然而,从情感到信仰的道路是反复又漫长的,要经历腥风血雨的淬炼和考验。为了实现美好理想,他们在晦暗的世界里,“于千辛万苦中,杀出一条血路”。他们深知中国还离共产主义很远,但信仰的力量是指引和支撑他们奋斗的精神家园。他们践行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品格,为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不懈战斗。他们脚踏实地,以极大的政治热情投入到民主革命的洪流中,走出了在中国实现共产主义的第一步。为了实现这个伟大的理想,许多人牺牲在战场上;许多人走上刑场,高唱国际歌,坚定地相信“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会实现!”

  方法论基础: 

  结合实际运用马克思主义 

  方向和目标一旦确定,方法就成为决定成败的关键。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在马克思主义传播之初,就强调马克思主义是“活的东西”,不能死死地“抱着”,而要与中国的“实境”相结合。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恽代英等中国共产党人,在传播马克思主义之初,就努力与中国革命相结合。瞿秋白强调:“革命的理论永不能和革命的实践相离。”“应用马克思主义于中国国情的工作,断不可一日或缓。”刘仁静指出:“我们现在的任务,在用科学的方法研究中国的制度习俗,寻求出一个适合国情而又能达到共产主义的方针来。”李汉俊在与张闻天讨论如何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时,强调马克思主义是一个理论体系,不能随意“伸缩”,但它也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要适应各个国家的情况而发展,“到中国要成为什么呢?现在还不晓得,这就要靠中国人底努力了”。

  早期中国共产党人是在马克思主义字典里找不到的社会条件下进行无产阶级革命的,他们以大无畏的精神开新路,在革命的实践中探索出具有中国革命特点的革命道路。中共二大制定了适合中国国情的中国革命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揭开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序幕。

  第一次国共合作中,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在神州大地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革命风暴。风暴中,这批年轻的战士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相结合,产生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思想,成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成果。

  从早期中国共产党人传播马克思主义至今已经过去了100余年,他们的初心被一代又一代的共产党人坚持、传承、发展,从未间断。今天,时代在巨变,中国的国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马克思主义指引中国成功走上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康庄大道”,这是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团结奋斗的结果,他们既坚持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初心,又不断发展和丰富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宝库,开辟了理论发展的新境界,谱写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篇章。

  (作者系湖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版权&免责声明

主办:大发幸运分分彩 版权所有:大发幸运分分彩 © 2000 - 2018 承办:黑龙江省教育信息中心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02 ICP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