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茗娱网-香港最大的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夜听 > 正文

他技术很好慢慢的深入 他无情感受着他的深入

时间:2020-01-03 19:59 来源:未知 作者:鸣生笔tt6837ming

  导读:他技术很好慢慢的深入,他无情感受着他的深入。我大学的时候有个很好的朋友,我们知道彼此所有的秘密,一直都如亲姐妹一般相处,可是现在大学毕业了,我们回到各自的城市工作,关系渐渐变淡了,很长时间都不会联系,这让我心里有些别扭,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去主动联系她,你们有过这种感受吗?

他技术很好慢慢的深入 他无情感受着他的深入

  红色花瓣漫天飞舞,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而来,那十里红妆的阵仗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娶亲,沿途看热闹的百姓人山人海,远远看着迎亲的长龙不禁啧啧称叹。

  “这是谁家娶亲啊,这么大的阵仗?”

  “这位兄台不是本地人吧?如今这凤阳城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虎威将军娶亲了!”

  “虎威将军?就是那位曾经十五岁上战场十七岁就以两万兵马击退敌国十万大军,力保防线不失,传言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上官云擎?”

  “对啊!今天他迎娶第三位夫人,估计啊附近城镇的人们啊都来看热闹了!虎威将军现在可是皇上眼前的大红人!”

  “第三位夫人?这么说将军还有两位夫人喽?宝剑英雄,红粉佳人,这将军果然艳福不浅!”

  “我听说啊将军的两位前夫人都是朝中大官的女儿,嫁过去没两个月都死了,死因不明,有人去闹愣是让皇上压下来了……”

  “可不是,我邻居的姑妈的二哥的女婿的哥哥在将军府当差,听他说皇上对将军好的不得了,这次成亲赏赐的宝贝多得将军府都装不下……”

  “哎!我听说将军和知县大人两家是世交,还订过娃娃亲嘞,可后来将军家落难,彼时曾来找过知县大人,知县大人却把人撵走了,如今将军圣眷优渥前来娶亲,恐怕这知县小姐以后没什么好日子过……”

  “是吗?还有这样的事?哎哎哎别挤啊你!”

  “哎哎哎,来了来了来了,哎呀不要挤啊,哎呦谁踩我脚了……”

  喇叭声越来越响,红色的队伍由远及近,人们都抻着脖子看着那匹头上系着红花的高头大马,想趁机一睹虎威将军的威容,队伍过后,前面的人们扬着脖子张大嘴巴,像是一群被揪住脖子的鸭子,后面的人拼命踮着脚尖向前望却不知为何一片诡异的安静,刚刚还人头攒动热闹非凡的街道队伍一过转瞬鸦雀无声,空有喜乐声尖锐地撕裂开来。

  费了好大的劲挤到前面的人兴高采烈的望向上头,突然哽住了,那头系红花威风凛凛的马上哪有将军的影子,那那……竟赫赫然蹲着一只黑色的大公鸡!

  原本喧闹的人群呆愣愣地看着迎亲队伍缓缓前行,脚步也不由自主跟着向前移动,一直到一座挂满红绸灯笼的府第门前,吹打声停止人们如梦初醒这是到了新娘子的家了。

  “接新娘喽接新娘……”

  媒婆晃动着胖胖的身体上前,到知县府门口站定,眼中蹦出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转瞬便眯了眼笑嘻嘻朝大门里喊道。

  凤阳知县,曾与虎威将军上官云擎的父亲交好,今天将军迎娶的便是知县的独女千金顾云曦。

  围在门口的百姓此时也已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这怪异的场面不禁窃窃私语。

  “公鸡迎亲?这可是对女子的奇耻大辱啊?这让人以后怎么做人啊……”

  “不知道县太爷会不会把他们轰出去?”

  “听说虎威将军杀人如麻,嗜血残忍,他以前的两位夫人都是被他吓死的,杀气太重跟寻常人肯定有些不一样吧……”

  人们越说越离谱,这些话自然是传到将军府的府兵耳中,一位军官猛一回头锐利的眼神扫过人群,顿时感觉脖子凉飕飕的,低下头再不敢言语了!

  媒婆搔首弄姿地上前,夸张地甩甩帕子,望着府门口呆若木鸡的人群,娇嗔一笑,只是这满脸的褶子让人一通恶寒。

  “将军府来迎亲了还愣着干什么?快速去通禀啊!”

  守在门口的管家见势不好,赶忙跑进府里,一会儿知县快步出来见马上的公鸡一愣,两眼通红地甩了甩衣袖便要命令家丁关门,媒婆抬眼快步移到知县身边低耳说了句什么,只见知县面色一白,目光呆滞地看了看马背上傲然挺立的公鸡,转身吩咐下人去招呼新娘。

  围观百姓一阵哗然,知县竟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份羞辱!

  喜乐再次奏响,殷红的花瓣漫天飞舞起来,新娘扶着喜娘的手款款而来,知县看着自己的女儿,蠕动着嘴唇最终没有说话。凤冠霞帔的美人单薄的身子站在门口,百姓们不禁同情起这位少女来,也想看看这位少女会怎么办。媒婆笑嘻嘻地上前推开喜娘拉过新娘的手向轿子方向引去,透过大红鸳鸯戏水流纱盖头,隐隐可见新娘肌肤若雪,顺着媒婆的手抬头正好看见高头大马上的公鸡,脚步一僵,百姓们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幕,只见少女微微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知县躲着女儿的目光低下了头。少女眼光低垂,扶上媒婆的手,媒婆一愣转瞬面色如常,欢喜地将新娘子送去喜轿。

  迎亲的队伍吹吹打打而去,空留一声声叹息……

  顾云曦坐在轿中,不悲不喜,他从小与上官云擎结识,上官伯父对她也如亲生女儿般亲厚,她曾无意间听到父亲与上官伯父的对话,有意结成儿女亲家,父亲欣然同意,她的心里也是极为欢喜的,可无奈上官家遭了难,云擎遭到了父亲无情的驱赶,自己也被锁在家里不许与他见面,她偷偷拿了自己所有的首饰交给丫鬟小篱托她送给云擎,可是小篱后来也失踪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或是被那起见财起意的害了也不可知,云曦为此悔恨许久,她只顾云擎却没想间接害了一条人命!后来她多方打探都是了无音讯,她的心都快死了,可是前不久威震四海的虎威将军前来提亲,她才知道那个威风凛凛的少年将军是云擎!云擎云擎,那个曾经阳光灿烂的少年抿着嘴唇,刚毅的脸上透出一丝阴狠,那浑身掩藏不住的煞气,她少年时便喜欢的云擎哥哥,这么多年都经历了什么?

  轿子顿了一下,云曦拉回思绪,皇上御赐的将军府离知县府并不远,隔着厚重的轿帘传来媒婆的呼声。

  “落轿——”

  礼乐早就停了下来,没有踢轿门,没有前前后后的童男童女簇拥说着吉祥话,就这样被媒婆从轿里接出来,云曦看着厚重幽深的大门,一丝喜气也无,就像一个幽黑古井要把什么吞噬。

  “夫人,请吧!”

  云曦低垂着眉眼一步步走向大门,门口把守的府兵一丝轻蔑之色,进了大堂,没有贺喜的人群,上官云擎正得势,朝堂上巴结的人不在少数,此时大厅寂寥空空,定是有人授意的了,云曦心中酸楚却也知当年对不起他,一滴泪珠滑过脸颊,滴在鸳鸯缎面的绣鞋上,四分五裂。

  司礼官唱着拜天地,云曦木讷地被媒婆摁住跪下,嫁给他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可却不曾想他竟是连堂都不愿与她拜,

  “将军皇命在身出征在外不能回来成礼了,委屈夫人还望夫人见谅!”

  管家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云曦默然无声,被牵进新房。

  从此以后她就是将军夫人了,上官夫人!

  将军府的日子平静又枯燥,成亲月余,云曦一直都没有见到云擎,紧张的心也慢慢平静了下来,闲来无事便在府中闲逛,这将军府曾是前朝一位德高望重的王爷的府邸,风水甚好,景致宜人,皇上的胞弟辰王爷曾讨要好几回皇上也没松口后来却赏给了云擎,可见皇上对他的倚重!这样泼天的富贵和恩宠同时又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明枪暗箭也受了不少,果然帝王权术!

  “夫人,您不能再往前走了!”

  云曦一愣回过神来,眼前一处幽深的小院,有些破败,看样已经荒废许久了,这么富丽堂皇的府邸还真想不到会有这么个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

  “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夫人咱们快回去吧!”

  云曦身子往前探了探,风吹过树叶沙沙地响,

  “夫人,咱们快回去吧,该用晚膳了……夫人!”

  云曦看哪丫头的神色躲躲闪闪,回头再看着这个奇怪的院子,听着身后丫头的劝阻不知怎的竟生出一股非要一探究竟的固执劲儿,其实他自己也怪怪的,不清楚自己这一刻为什么非要往前走,好像有一种力量一直在牵引着她,脚步不由自主向前走去,身后的丫鬟想要阻止却碍于身份不敢强行制止,两人对视一眼,一个丫鬟转身向前厅跑去,另一个丫鬟紧跟上云曦。

  院门有些破败,门上的漆都要掉光了,像是一用力就会掉落一样,云曦轻轻推门,一声刺耳的吱呀声,开出一人宽的缝,云曦侧身进去,院子里杂草丛生,确实荒废许久了,可看着院子的轮廓景致,却是雅致清幽很有章法,如果不是没人打理,看着要比她住的院子别致很多。

  “是谁曾经住过这里呢?”

  云曦心想。

  “夫人,咱们快回去吧,这里阴森森的!”

  云曦回头,却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杯盏落地的脆响,惊骇之余眉头一皱,丫鬟满脸惊恐快步到云曦身边,眼睛却是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什么声音?”

  “是……是……野猫吧?”

  “野猫?”

  云曦皱眉,壮着胆子向里走去,眼前的房屋门窗破旧不已,窗上的纱已经破败不堪,屋里隐隐透出一股霉味,云曦站直身子向里探去……

  “夫人!”

  “啊——”

(责任编辑:鸣生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